牛文文:黑馬8年 我們的創業主張

青海十一选五 www.xfwjl.com 日期:2019-03-21 / 人氣: / 來源:未知

 
  創業黑馬學院成立8周年以來,我們到底代表了一種怎樣的力量,應該發出怎樣的創業主張?這8年,黑馬成長營從1期走到了18期,每位在座的黑馬兄弟都能在畢業照里找到自己的身影。黑馬成長營能夠辦18期,我相信這是一種堅持的力量。
 
  我們與中國許多著名公司聯合向創業者開放學習平臺。2015年,我們與華為合作開辦了華為特訓營,很多黑馬兄弟跟我一起去華為,感受它的內在力量。我們還走進了騰訊、小米、阿里、京東,也開設了非常多的創業實驗室。
 
  我們從北京走向了中國的百城,從中國走到了硅谷、以色列、德國、日本、印度、南極、北極。這8年,黑馬的腳步踏過了許多此前沒去過的土地。
 
  我們和很多學員和導師,一起走過了很多路,探索了很多東西。接下來,我想代表大家說一說我們這批人的創業主張。
 
  我想代表大家說一說我們這批人的創業主張。
  產業創業沒有風口,我們一步步把它做成風口。
 
  要承認,現在風口創業、消費互聯網創業,基本上已經走過了紅利期。這是一個產業創業的美麗世界,產業創業的黃金時代剛剛開始。產業創業沒有風口,你等不來風口,但是我們不怕。我們把自己做成風口。
  產業的世界百花齊放,不只是贏家通吃。
 
  大家都講互聯網是贏家通吃,一將功成萬骨枯,但是產業創業的世界是百花齊放的,每個人都會成功。教育產業這么大的市場,新東方、好未來這兩家百億美元市值以上的公司加起來也只占了那么一點份額。在產業的賽道上,我們每個人都有成功的機會,不需要害怕別人。
  每個產業都可以重做一遍,與其跨界顛覆,不如就地升級。
 
  全中國每個產業都可以重做一遍,與其去跨界顛覆別人,不如就地升級。我不相信你在你的產業里都做不出來,進入別的產業就會成功。當所有的APP創業者都找一個細分垂直產業扎下來、顛覆這個產業的時候,我們身在產業的人,應該有志氣來就地革命、就地升級我們所在的產業。
  抬頭走進新物理世界,從數字經濟到智能經濟。
 
  “我們要抬起頭來,走進新物理世界。”這是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劉松說的話。如果說過去10年是數字經濟或者是移動互聯網時代,未來將會是智能經濟的時代。
 
  劉松還講到,我們把30億人連接起來是移動互聯網,現在我們要把100億個物的終端連起來,而且每年還有10倍速的增長。這是個萬物互聯的時代。
 
  我相信,這個新的物理世界就是產業的世界,只有產業里才有那些產品,才有那些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而不只是流量或一個APP。
  供給側創業,發現并云化被閑置的供給資源。
 
  所有的人都在搶用戶,都在找用戶痛點,都在抓流量、買流量,但是VIPKID和拼多多沒有這樣做。他們發現并且云化了一種被大規模閑置的供給側社會資源。供給側的創業是產業創業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不用去找痛點。
 
  我們的小孩需要外教,這個痛點人人都知道,但是在以前的時代里,只有在北京的菲律賓人教外語。米雯娟把北美的幼兒園老師通過云化搬到了中國,讓中國孩子聽到了原汁原味的外教課。這是發現了一種閑置的供給資源。
 
  拼多多也一樣。商場導購的大媽,退休的做直銷的大學老師,這些人在電商來的時候,感覺都已經邊緣化了,沒想到黃崢把這些人搬到了網上。最后,拼多多在3年時間里殺出來。
 
  所以,當我們做產業創業的時候,不要光盯著需求方,需要盯一盯產業的供給方。那些產業資源,我們能不能發現并且盤活、云化?我認為這是產業創業非常重要的一個方法論。
  在新領域成功的是有舊手藝的人。
 
  “新世界(7.150,0.06,0.85%)來了,可是在新領域里,容易成功的人恰恰是那些有舊手藝的人。”這句話是一位黑馬實驗室的導師告訴我的,他說,“文文,你發現沒有,不管是在互聯網金融,還是在共享經濟、社交電商里,真正成功的那個團隊里,必然有一個人過去做電銷、加盟、微商。”我相信我們沒必要重新發明汽車,最傳統的招兒最管用,我們不過是把它披上一個新的外衣。
 
  那些在傳統領域打過硬仗并且打贏的人,往往身上有一種力量。我們不要光想著新領域,不要光想著顛覆。
 
  我就是個有舊手藝的人。我曾一口氣做了十幾、二十年的媒體,有那種對未來敏感、發現人身上力量的基因。
 
  有一天,百度早期創業元老任旭陽跟我說,“老牛,假如你每年都能發現很多值得投資、未來能長大的小黑馬,就不用想模式了。你的模式就是你的基因。”那種基因在我們身上。我們在產業里摸爬滾打多年,那種基因就是我們的手感,是我們摸到一塊布料的感覺。這個舊手藝恰恰能夠做出大事。
  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彎腰干臟活累活,習慣曠日持久的瑣碎。
 
  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所有的產業都可以重(chóng)做一遍。沒有輕的辦法,只能彎腰干苦活、累活,只能忍受曠日持久的瑣碎??躒粘志玫乃鏊槭橇跚慷嫠呶業?。一個企業家能不能天天干一樣的事情,一干就干10年,還能坐在辦公室、還能和員工在一起?
 
  很多創業者都希望找到一種新的、激動人心的方式顛覆世界,可是一個做企業的人最大的功夫是做工。你能不能彎腰干苦活、累活,能不能習慣曠日持久的瑣碎而不天天看機會?
 
  我們黑馬里面有一些兄弟,每兩三年不見就換個賽道,最后很難成功。真正成功的人都是能坐得住、重型運營公司的人,而不是那些做輕公司的人。
  小公司更需要組織力,小前臺,大中臺。
 
  關于組織,自打王慧文講過“除了阿里,互聯網公司組織能力都不合格”以后,所有的互聯網創業者都在想組織力是什么。黑馬里面最講組織,方向大致清晰,組織充滿活力,一個100多人的小公司,也要講組織問題。
 
  阿里講“小前臺、大中臺、富生態”,黑馬的很多人都在做中臺,我們意識到中臺的力量足夠強大。我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前線廝殺的銷售人員身上,而必須把企業的命運掌握在自己和核心團隊身上,核心團隊最重要的就是賦能。所以,我們黑馬好多的兄弟都在做組織,做公司文化、合伙人制度,這些都是組織力。
  習慣沒有大錢的日子,活著就有機會,堅持就是勝利。
 
  最后,我想跟大家說,毫無疑問這個寒冬的時間還蠻長的。下午我參加了北京創業板董事長俱樂部的一個活動,一群上市公司老總坐在一起,絕對沒有我們這兒歡樂,有些人人爆倉了,有些失去了自己創辦十幾年的公司。冬天一定還會延續比較長的時間,我們得習慣過沒有大錢的日子。
 
  自打徐小平老師把天使、VC、投資的人群放大后,我跟徐小平老師一起創辦了中國青年天使會。我們那會兒找1000個天使投資人非常困難,現在中國每一個論壇、地方,都有天使投資人。
 
  好像錢永遠有,只要我們有一個想法,總能融到錢,我們已經習慣了做一個小的生意,在A輪就融到幾千萬、1個億,一年融2-3輪。但是我要說,對于大多數黑馬兄弟來講,這種有大錢、快速融資、多輪融資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不但是中國,美國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因為,整個投資世界已經回到了兩個基本的價值觀上來:
 
  第一,你有沒有底層創新、原始創新?我們不需要你再做流量創新,也不需要你有很多用戶。
 
  第二,我們希望看到你有一個規模贏利的現實和未來。
 
  很多的創業公司在上市的時候都要回答這兩個問題:你有沒有原始創新?你可不可能規模贏利?
 
  我相信,Uber和滴滴是對抓流量、用大錢改變用戶行為習慣的創業模式的終結。
 
  我相信,未來的創業應該是在那些基礎領域,深度學習、智能制造、生物醫藥,等等。
 
  我相信,那是一個新物理世界。在那個物理世界里,也許還能融到大錢,但不是巨額虧損還可以一直熬到最后。
 
  我想跟大家說,活著就是勝利,活著就有機會,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文章轉載于:牛文文:黑馬8年我們的創業主張

作者:風華正茂科技


返回頂部
{ganrao}